中国援柬医疗专家组抵达金边
来源:中国援柬医疗专家组抵达金边发稿时间:2020-04-02 08:50:27


28日,陶勇在直播中讲述救治患者的经历,称患者给自己带来很多感动。(直播截图)患者是最好的老师 不想把自己埋在仇恨中

资料图  杜燕 摄谈医患矛盾:信任缺失是最大问题

此外,科索沃地区目前已确诊108例,死亡1例。

虽然有些医院给医生打了招呼,要求禁止接受媒体采访,但自3月以来,一些匿名的意大利医生依然将一线的见闻和观察发表在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上。

对此,香港大学流行病学教授本杰明·考林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指出,关键并不是纠结于具体的“群体免疫”所需比例,而是“如果人群中有存在免疫的人,任何流行病的影响都会变得比较小。免疫人群越多,流行病的影响就越小。”

对重症密集的疫区进行封锁隔离,也被认为是意大利迎来“拐点”的关键举措。美国麻省大学医学院教授卢山指出,这和重症病人的病毒载量有关。如果一个地区的重症患者增多,被他们传播的人很可能接触到大量病毒颗粒。

而伦巴第则采取了一种更保守的防疫方式。到3月20日,意大利施行最严厉封锁的前一天,该大区实际检测人数只有维内托的一半,并且不检测无症感染者,在追踪病例、家庭隔离和监测上的资源投入也非常有限。伦巴第的防疫思路是“以病人为中心”,维内托的政策则是针对性很强的“以社区防疫为中心” 的传染病流行防控模式。

牛津大学动物学系教授古塔普领衔的团队在3月24日发布的论文中指出,“群体免疫”的实现可能助推了意大利疫情“拐点”的到来。

意大利的医疗体系分为中央与大区两个主要层级。2001年修宪后,覆盖全民的公共医疗服务转为大区管理,各大区几乎拥有了对医疗事务的完全自主权,名义上负责领导卫生事务的意大利卫生部,职权被架空。

显然,伦巴第的保守防疫,是意大利防疫“乱象”的一个缩影。在采取全国性封锁措施之前,意大利中央政府卫生部、民防部及20个大区、8000多个市镇发布了一系列互相矛盾的行政指令。在是否关闭学校、酒吧等聚集性场所的问题上,政策多次反复。